医用臭氧治疗仪_三氧治疗仪_内热式针灸治疗仪_内热针治疗仪-前沿医疗

网站首页 > 技术支持 > 臭氧应用

医用臭氧在烧伤创面治疗中的应用

2021-08-18 10:43:24 医用臭氧治疗仪_三氧治疗仪_内热式针灸治疗仪_内热针治疗仪-前沿医疗 阅读

医用臭氧在烧伤创面治疗中的应用

摘要:烧伤是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创伤, 其并发症是烧伤病情复杂变化的主要原因。烧伤使患者皮肤屏障破坏,机体抵抗力下降,休克和感染是烧伤后发生并发症的主要因素。早期封闭创面在烧伤治疗中无可替代,该文就目前国内外对臭氧治疗烧伤创面方面的相关研究进行综述, 以更好的对临床烧伤创面治疗方面提供参考。

关键词:臭氧;烧伤创面


微信图片_20210818095211.png

1629252693259889.jpg

▲ 臭氧水冲洗

烧伤深度最常采用三度四分法,即将烧伤深度分为Ⅰ°、浅Ⅱ°、深Ⅱ°和Ⅲ°。一般将Ⅰ°和浅Ⅱ°烧伤称为浅度烧伤,深Ⅱ ° 和Ⅲ ° 烧伤称为深度烧伤。烧伤程度较浅的创面,可以采用非手术治疗方式来处理创面。如在烧伤创面局部应用药物,或在局部覆盖人工皮、异种皮等材料;臭氧水冲洗、臭氧气沐浴等使创面自行愈合。

1.
臭氧为什么能用于烧伤创面的治疗?

1.1 臭氧的理化特性

臭氧(O3)是由3个氧原子组成的环状结构,是一种淡蓝色、有刺激性气味、易容于水、是不稳定的气体,其在20℃半衰期是40 min[1]。臭氧水是过电解作用生成的消毒杀菌溶液,臭氧水的主要缺点是有效作用时间较短暂。在20 ℃下,溶解于水中的臭氧半衰期仅为20 min[2]。但其制备简单,易于获得,在消毒杀菌的过程中, 臭氧能迅速降解为含两个氧原子的分子氧,不形成任何毒性残留及环境污染。

1.2 烧伤创面的病理生理和特点

烧伤后由于微循环通透性增加,创缘组织迅速水肿并释放细胞因子和毒素[3],体液流失使患者发生低血容量休克,加之烧伤使组织破坏、溶解,形成良好的培养基,细菌、病毒等微生物迅速大量繁殖,创面感染加重,形成恶性循环,导致细菌入血,形成浓度血症。因此,控制感染和纠正休克在烧伤早期治疗中至关重要,而创面是烧伤感染的主要来源。

1.3 医用臭氧的发展历史

臭氧在公共卫生中的应用已用100多年的历史[4]。臭氧发现于1840年,1857年诞生了第1台简陋的臭氧发生装置。1915年Wolff应用三氧局部治疗严重感染伤口,取得了良好的效果[5]。1995—2000年,以意大利科学家Bocci为代表的研究人员基本阐明了医用臭氧系统治疗作用的原理[6]。2002年Viebahn研制出能够稳定、精确诱导系统治疗作用产生的医用臭氧新设备,标志三氧医学进入免疫臭氧治疗时代。臭氧是非常好的消毒剂和抗菌剂,可以快速清洁创面,减少颗粒和细菌污染,从而消除炎症,创造伤口愈合的理想条件[7]。同时,臭氧治疗还能够改善患者代谢和免疫功能,刺激机体合成多种细胞因子,促进康复、增强机体的天然修复能力[8]

2.
臭氧治疗烧伤创面的禁忌

臭氧(气体)具有强氧化性和潜在的细胞毒性,故臭氧疗法在临床应用上应严格把握其治疗的的适应证和禁忌证。臭氧(气体)可以直接损伤肺泡上皮细胞,对呼吸道黏膜有明显刺激作用。因此,严格禁止直接吸入臭氧(气体)至肺内,故臭氧(气体)不能直接用于头面部烧伤创面的(熏蒸)治疗(注:可用臭氧水或臭氧油)。若治疗过程中患者出现胸闷、呼吸困难、角膜刺激等不良反应时,需考虑是否臭氧过敏,故过敏性体质患者也应列为治疗禁忌。因G-6-PD 缺乏症不能产生足够的还原物质,若给予臭氧治疗,可引起血红蛋白破坏而发生溶血;同样,臭氧能激活体内新陈代谢的作用,故蚕豆病和甲状腺功能亢进症被列入禁忌证[9]。国内有研究报道,臭氧(气体)诱发的肺部炎症反应在妊娠期敏感性明显增高,并在哺乳期敏感性维持在高水平[10]故孕妇和哺乳期妇女慎用。

3.
臭氧治疗浓度的控制

臭氧是一种强氧化剂,具有一定的细胞毒性,在治疗过程中应把握治疗浓度和接触时间。李子尧[11]报道,臭氧的毒性和接触它的时间有关。当长期接触浓度低于4ppm(约0.008μg/ mL)的臭氧时,也会造成永久性的心脏障碍,而当接触浓度低于20ppm(约0.04μg/mL)的臭氧不超过2h时,不会造成人体永久性的伤害。Bocci[12]将临床治疗用的臭氧浓度分为三类,即低浓度10~30μg/mL、中等浓度30~50μg/mL和高浓度50~80μg/mL。而临床应用的臭氧常为中浓度。

4 和其它烧伤创面保守治疗相比,臭氧的优势是什么?

4.
和其他烧伤创面保守治疗相比,臭氧的优势是什么?

烧伤创面往往伴随着严重的感染,而创面愈合往往在炎症阶段被打断[13]。烧伤创面感染的优势菌主要是耐甲氧西林的金黄色葡萄球菌和铜绿假单胞菌[14]。近年来,创面细菌耐药率逐渐增高,抗菌药物局部浓度很难控制。臭氧是有效的抗菌剂。臭氧在常温的条件下照射20min,能够使大多数菌落灭活,包括鲍氏不动杆菌、艰难梭状芽胞杆菌、耐甲氧苯青霉素和金黄色酿脓葡萄球菌。在许多情况下,不管是干性和湿性样本,臭氧都能彻底地杀灭细菌。由于臭氧的杀菌机理,微生物对臭氧难以耐药,加之臭氧半衰期短,杀菌后还原为氧气,不产生二次污染。臭氧制备简单,操作容易,极易获得。

综上所述,臭氧有良好的临床应用价值,对烧伤创面细菌和其他病原微生物有强大的清除作用,为创面愈合创造良好的条件,加之其禁忌相对较少,在烧伤创面治疗上值得推广。

[参考文献] 

[1] 王斌,林兰,倪青.臭氧在医学中的应用研究进展[J].医学综述,2010,16(20):3044-3046.

[2] 谢卫国,张良琦,杨仁钢,等.臭氧水对烧伤创面的清创消毒作用[J].中华烧伤杂志,2000,16(3):163-165.

[3] 陈璧.深度烧伤创面早期处理及促进创面修复的进展[J].中华烧伤杂志,2007,21(13):8-9.

[4] 唐军伟,吕林,王静,等.医用三氧国内临床应用现状 [J].浙江中西医结合杂志,2017,27(1):79-81.

[5] 郭亚兵.医用臭氧治疗慢性乙型肝炎——是科学还是天方夜谭?[J].肝博士,2005(5):13-14.

[6] Bocci V.Ozone as Janus:this controversial gas can be either toxic or medically useful[J].MediatorsInflamm,2004,13(1):3-11.

[7] 徐和甜,刘鹏,王贺.慢性难愈合创面的医用臭氧治疗效果分析[J].创伤与急危重病医学,2014,2(6):370-371.

[8] 陈辉,许华,熊源长.医用臭氧研究进展[J].国际麻醉学与复苏杂志,2009,30(3):258-261.

[9] 陈卫巧,杜国平.医用臭氧安全性的研究进展[J].中国医学创新,2015,12(1):147-149.

[10] 王颖.臭氧毒性研究的一些进展 [J].职业卫生与应急救援,1994(3).

[11] 李子尧,崔树玉,赵克义,等.臭氧对不同细菌气溶胶消毒效果比较[J].中国消毒学杂志 ,2011,28(1):1-2.

[12] Bocci V. Oxygen-Ozone Therapy [M].SpringerNetherlands,2002.

[13] Kendall AC,Whatmore JL,Harries L W,et al.Changes in inflammatory gene expression induced by hyperbaric oxygen treatment in human endothelial cells under chronic wound conditions[J].ExperimentalCellResearch,2012,318(3):207-216.

[14] 赵超莉,叶子青,谢琼慧,等.医用臭氧气浴干预对烧伤常见致病菌体外杀菌作用的实验研究[J].中华损伤与修复杂志:电子版,2015,10(6):480-484.

【免责声明】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Copyright 2005-2019, Zibo Qianyan Medical Instrument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淄博前沿医疗器械有限公司   备案号:鲁ICP备14007146号-1  1578036291996593.png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编号:(鲁)-非经营性-2018-0330

 “前沿”为我司注册商标,“未.jpg"我司享有永久著作权,未经许可不得擅自使用。



疼痛科医用臭氧治疗仪厂家-内热针治疗仪-臭氧油-内热针-淄博前沿医疗器械有限公司

Powered by MetInfo 5.3.19 ©2008-2021 www.metinfo.cn